政策法规

当前位置:上地创新资源公共平台 > 政策法规 >

体育产业才能走上正轨

时间:2019-04-07 14:48 作者:admin 点击:

     这两类体育公司也极难实现上市,在此之前也有体奥动力、新英体育等的借壳折戟。有趣的是,目前市场上,也只有当代明诚一家体育上市公司,同时拥有体育营销公司双刃剑和体育转播公司新英体育。
  实际上,“持续盈利能力”更多强调的是稳定的业绩,而真正能够在市场立足并做出成绩,我们更要看上市公司的“核心竞争力”。在市场上,核心竞争力代表着一家企业相对于竞争对手的竞争优势。毋庸赘言,竞争优势的取得和保持才是企业能够赢取超额利润的关键。从2016年后半年到2017年,我们经历了史上最为密集的体育公司“上市潮”。体育公司的这一波集中上市,也将整个产业积累的上市库存完全耗尽。因此,在整个2018年,没有任何一家体育公司进行IPO。
  2018年5月,国内健身器材龙头企业舒华体育已经申请A股上市。但在2018年末(12月29日),舒华体育出现在证监会公布的IPO终止审查名单中,暂时放弃了IPO。
  在2018年,由于市场的整体变化,体育上市公司的表现并不算出色。整体而言,运动品牌公司是市场上表现最出色的板块,普遍呈现增长态势,其中尤以港股市场上国产四大运动品牌为甚,殊为不易;而在A股市场上,仅金陵体育一股出现增长。
  从2016下半年上市的几家体育公司中,英派斯上市之后业绩大减,目前股价已跌破发行价;而力盛赛车和比音勒芬则因股价过低,而提出了股份回购计划,拟用于股权激励。在这两家公司提出股份回购的背后,则是上市以来大增的业绩。
  但整体而言,在市场巨变面前,体育上市公司们的表现仍然算不上优秀。而纵观近年来体育产业的发展,体育公司们需要留意三个问题。
 从2014年12月“46号文”正式发布以来,重新起步的体育产业已经走过了4年多。相较于政策发布之前,我们也可以看到行业发生的喜人变化,但与此同时,一个明显的问题就是,业内人士对于市场的重视程度明显不够。
  从诞生之初,体育产业就与学界、政界联系密切,这与国内的体育行业构成密切相关。从产业的发展过程来看,这种联系并不算完全是坏事。但对于产业的未来,只有打造出一个健康有序的市场,体育产业才能走上正轨。
  2017年体育产业总产出数据出炉,总规模达到2.2万亿,占GDP的1%,但仍然需要看到的是,体育服务业还需加强
  而目前的情况是,体育公司对于市场普遍缺乏足够的重视。最为明显的例子就是运动品牌行业的垮塌。在过去一年间,多个运动品牌倒闭破产,更有数个国内知名的运动品牌在经营上出现巨大危机。由于中产阶级消费的崛起,向来以价格优势著称的国产品牌渐渐难以获得市场认可。但很明显,直接面向消费者的运动品牌并未能够洞察市场的变化,以迟钝应对剧变,直落得一片狼藉。
  另一个例子则是体育竞赛表演业。
  说实话,这个细分行业甚至根本称不上“市场”。依附于各大集团,靠股东们输血以支持运营,不重视或自以为无须重视市场,缺乏对消费者的密切关注。对于某些俱乐部而言,不够重视维系球迷的票务市场,对球迷产品的开发亦不够有效。整体而言,职业俱乐部们,不像是一个独立的公司,而更像是背后大集团的体育部门,或者是公关部门。
  在体育上市公司中,对市场缺乏洞察的情况也不少见。如健身器材行业的领先企业英派斯和曾想要上市的舒华体育,一向在商用健身器材这个细分市场对标国际知名健身器材品牌。但很明显,在知名度上处于极大劣势的两个国产品牌,虽然具备低成本优势,但竞争局面并不十分良好。
  而与此同时,2018年3月,以知名运动APP著称的Keep发布了一款跑步机,从各大电商平台的销售数据来看,这款跑步机颇受市场认可。由此可见,随着健身风潮成为一种生活方式,健身场景已经发生了新变化,家庭健身器材的市场也日见其广大,企业市场亦值得开拓。因此,只要能够进行产品创新以适应市场潮流,就能开拓新市场。
  事实上,具备价格优势的国产健身器材商,本应对于中国市场有着深厚的了解,但很明显,相对于分析市场以迎合消费者,这些企业更倾向于承接各地方体育局的“全民健身”路径设施工程项目。
  在资本市场上,一直以来颇受市场关注的上市公司还有中体产业。作为国家体育总局旗下唯一一家上市公司,在2018年6月,中体产业资产注入事项出现新进展:华体集团替代中体产业大股东履行资产注入承诺。此次,华体集团将向中体产业上市公司注入体彩业务,以及多个认证检测资产。对于该项变动,市场给予了积极反应。
  但很明显,资本市场的看好仅限于注入资产一事,及中体产业前后业绩的变动。对于注入资产之后的前景,殷鉴不远,依靠垄断性资产,缺乏对市场的足够重视,中体产业或仍将陷入增长泥淖。
  中体产业的几大体育业务,重组效果仍需市场验证
  市场的意义之重大不用解释,而体育产业市场更是亟需成熟和规范。事实上,不只是直接面向消费者的细分行业,整个行业普遍需要深入了解市场,洞察市场的变化。只有这样,体育产业才能更加健康地发展。
 ,在上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2019新年论坛上,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发表演讲时说道:“我们去年倒了很多民营企业……我提醒民营企业,不要等待,也不要骂政府,跟政府没关系,是我们民营企业自身有问题,自身的经营经验不足。”
  惯于说大实话的曹德旺,直接点出了民营企业的良莠不齐。而对于起步较晚的体育产业来说,民营或国营的区分并无必要,体育企业整体的良莠不齐现象似乎更为严重:能够被公认为“优秀”的体育公司几乎没有,就连目前市值最高,规模最大的国产运动用品公司安踏,也因种种原因受尽非议。
  而对于登陆资本市场的体育公司们,我们所了解最多的就是IPO的严苛。为了保护中小股民的利益,保证所要上市公司的质量,证监会设定了多项条款,其中就包含了饱受诟病的IPO盈利条件。
  但另一个很明显的事实就是,这些严苛的条款仍然难以帮助发审委对“准IPO公司”的“持续盈利能力”做出准确判断。因此,在过去几年间,我们也见识了许多上市之后业绩变脸的企业,这一部分源于上市公司自身财务造假,如乐视网,另一方面也在于企业自身业绩萎靡,难以实现持续盈利。
  在体育行业内部,经常被标上“缺乏持续盈利能力”标签的,一是体育营销公司,一是体育转播公司。这两类公司共同的特征是:盈利不稳定,受制于第三方权利的获得,依赖于关键管理人员。